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5章为人
    人从何时开始,变为真正的人?

    事实上,每个学科对此都未有统一。

    比如解剖学,依据人体脏器进化来承认“人”的诞生,比如考古学发现最早的壁画,由此言语为“人”,比如一些科学家认为,当异与类人猿的现代性行为诞生之时,那般才能称之为“人”的诞生。

    现代性行为,简单来说,就是一群人聚在一起,唱歌,跳舞,狩猎...当然,还有啪啪,还有思考星空,以及自我存在的意义。

    只是后来,有些人不能称之为人,有些人也不能称之为人。

    ...

    数天以后。

    荒芜一物的大漠,一身工服的何殊撑着步枪艰难走着。

    此时风沙一过,整个沙漠都烈烈温度。

    何殊抬手摘下腰侧的水瓶,然后喝掉瓶里最后一点水,又继续收好水瓶朝前走去。

    他的身体依旧虚弱,尤其在毫无食物,缺少水的基础上,他每天都倍受煎熬。

    他在这荒漠已经走了一个星期了,荒漠似乎永远走不到头,也似乎自己早早迷失了方向。

    大漠的四周,都是一样的风景,甚至连个参照物都没有,如果一模一样的沙丘会说话,它们或许可以为何殊指引方向。

    何况,还阴天。

    头部包裹着布条的何殊抬头看了眼似乎永远不会下雨的天空,然后他丢去手里的枪械,摇晃身体继续超前走去。

    他其实累坏了,尤其渴的要命,但是他还是艰难的支撑了下来。

    此时的他衣装破烂,不少衣裳的布条被他割下来绑在头部,以减少自己身体水分流失,但是即便如此,身形消瘦的他亦是身体虚弱,似乎撑不了多久。

    而他身形踉跄数步,吞咽着口水,正准备倒下去死在这大漠算了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一声“啊”的女孩惨叫声。

    顿时何殊眼眸一亮,他抬手抽出腰侧的手枪,然后迈步朝着一侧小跑而去。

    他跑到一侧矮坡,抬头一看,便是看到了十分残忍的画面。

    只见一个男人用绳子牵着两个身形佝偻的女孩,其中一个女孩似乎已经倒地昏迷,而那男人跪在女孩的身边,似乎捧着什么在…

    他的身边,另一个脖子上绑着绳子的女孩跳着叫着,像是要拼命挣脱开一般。

    他们的身体也是十分佝偻,看上去也就剩一个骨架,而且女孩满脸水泡,头发光秃,看着显然不是特别的健康。

    只是女孩多大,六岁?七岁...哪里挣脱得开一个大人的束缚,那男人转着头,狠狠拉了拉绳索,就将小女孩重重拉扯跌倒在地。

    何殊瞪眼一看,却见那男人满嘴红透。

    “我曰!”何殊顿时起身,边走边朝着那男子开枪。

    “嘣嘣!”

    数枪之下,那满嘴鲜血的男人头部一炸,就这么噗咚倒了下去。

    而一旁挣扎的小女孩亦是吓了一跳,她看着何殊走来,这才拼命扭动身体,朝着何殊呲牙咧嘴着。

    “流民...”

    何殊瞪眼看着那小女孩脸上手上的畸形水泡,自然认出了小女孩的属性,不过他没有在乎只会拉扯着绳子试图挣脱开的女孩,而是蹲在男人身边,翻了翻男人身上的衣裳。

    很明显,他也没有吃的,也没有水。

    所以面前,才有一个微微起伏,尚有鼻息,但是手臂坑坑洼洼鲜血淋漓的小女孩。

    “啊!”

    就在何殊看着那女孩手臂走神的时候,另一个小女孩鬼叫着,便用力拉扯跳着,甚至因此而带动绑在男子腰部的绳索而拉动他的尸体。

    “别叫了!”何殊瞪着眼看向那女孩,然后他抬枪朝向躺在地上有进气没出气的小女孩。

    “砰!”

    一枪之下,这女孩头部摇动,就此死去。

    那被绳索绑着脖子的小女孩瞪着眼看着这一幕,她颇有混浊的眼睛一红,然后直接跳起扑到何殊身上。

    “啊啊啊!”女孩一口死死咬着何殊的手臂。

    “簇!”

    何殊将手枪抵在女孩的头部。

    而女孩红着眼死死看着何殊,却是一点也不松口。

    “...”

    何殊这瞬间其实很想开枪,但是他还是转了转枪口,将手枪打在女孩头部。

    女孩头部一摇,也就昏了过去。

    然后她的身体就这么倒在沙地上。

    “呼呼呼...”

    何殊喘着气看着那昏迷的女孩,他抽出腰侧的军方刀割断绳索,就将女孩扛起,然后迈步朝着一侧继续走去。

    他走到沙地上,看到了一侧地面上远远延伸而来的脚印,便转了转眼珠,朝着另一侧走去。

    既然他们从这个方向来,他就没必要再往绝望走去。

    于是就这么步行许久,何殊来到了一处残垣断壁的废墟之地。

    不过何殊看到这废墟,却比看到食物还在兴奋,他赶忙扛着昏迷的女孩,猫身躲在一面墙面的阴影里。

    这阴影淡淡,但是确实有丝丝缕缕的能量注入他的身体。

    一时间,他感觉身体舒服了不少,不过,也就不少罢了。

    他瘫坐在风化的破墙边,双目无神的看向远处一片荒漠。

    那荒漠一抹淡黄,从左侧到右侧...仿佛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了沙子。

    这时,那倒在地上的女孩微微摇着头醒来,她捂着头看了眼何殊,便撒腿朝着一侧跑去,不想何殊抬手抓住绳子,就这么又将她拉扯住。

    “啊啊!”女孩一个踉跄,接着又大叫到,“你打死我啊!”

    “你会说话?”何殊颇感好笑的说到,“会说话的流民...”

    “啊啊!”女孩毫无理会何殊的嘲讽,而是用力拉扯着跳着,倒是精力十足一般。

    只是她蹦哒许久,最终也丢失了气力,然后她就这么喘着气倒在何殊不远处,并将绳索绷的笔直。

    两人静静,各自喘息。

    许久以后,天色黯淡,这个世界就陷入了寂静。

    “你打死我再吃...我...好吗?”不想这时女孩突然朝着何殊说到,“我求你了...”

    “...”

    有气无力的何殊看了眼女孩,突然抬手一松,松去绳索说到,“谁说我要吃你了...”

    绳索一松,女孩微微一愣,然后她撒腿朝外拼命跑去。

    而何殊抿着干裂的嘴,嘀嘀咕咕说到,“我只是不想死的时候一个人...”

    ...

    可惜小女孩如同脱缰野马,就这么撒腿跑得无影无踪。

    而何殊喘着气坐在墙壁边,就这么定定的看着眼前的黑暗世界。

    他突然感觉,自己要是在这里了,可能是因为渴死,可能是因为饿死...

    事实上,何殊想过无数种死亡方式,比如被野兽咬死,比如吃毒蘑菇呕吐而死,比如被怪蜂蛰死...

    或者躺在床上安安静静死去,身边还有个谁...

    他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饿死渴死,在一个空无一人的荒漠上。

    所以他瞪着眼看着黑黑的世界,突然感觉很是遗憾。

    他只觉得自己还没将照片带回去给那个女孩看,而那个女孩叫什么名字来着,她生的什么样,何殊已然不记得了。

    这才令人遗憾,不是么。

    而就在何殊思绪涣散的时候,不想那女孩又再次跑了回来。

    她脖子上甚至被绳索勒出青红,但是她双目滴溜溜的看着何殊,似乎眼含意味。

    “...”何殊迷糊着看着女孩,他突然咧嘴一笑,闭着眼说到,“是你啊...”

    笑着笑着,何殊一时感觉全身失力,就这么迷离着眼看着女孩。

    小女孩见此,她赶忙跑到何殊身边,然后从何殊腰侧抽出军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