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9章驻点
    ...

    两天后。

    一处荒漠土丘上,何殊迈步走着,眼见远处一个类似驻点一般的建筑,便是脚下一顿。

    而跟在他身后的余小林还在土丘下爬着,她看到何殊的停步,赶忙撒腿朝着土丘上跑去。

    她亦是看到了那一处小型驻点。

    不过此时的余小林头上盖着一个用羽毛和细骨编制而成的帽子,这一幕看着颇有几分古怪罢了。

    “喂?”余小林转着头看向何殊,似乎有些激动,又似乎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因为她是流民,她可没有见过这样的小型驻点。

    何殊看向余小林,便抽出腰侧的手枪,然后他示意到,“你在这呆着,别出声。”

    说完,何殊就顺着沙土斜坡在那上面一滑,随即他整个人朝着坡下滚去。

    接着,他便撒腿朝着远处的小型驻点跑去。

    事实上何殊第一眼便能知晓,距离这个驻点不远,肯定有个城市,因为何殊通过这处驻点的规模与房屋配置,便能了解诸多,假使为深入危险区的驻点,那定然比较大,驻扎人员也会相对较多,光能配电等设备亦是丰富,而这个小型驻点看着几分贫瘠,那说明这个驻点距离城市并不远,否则补给配给不到位,那驻点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

    不论如何,见到这样的小驻点,何殊还很是欣喜,因为这意味着他走出了荒漠。

    虽然他在高坡上没有看到驻点里有人在走动,虽然这个驻点很可能是废弃的驻点。

    何殊撒腿跑过五十多米,很快就来到巨大的铁门口,那铁门甚至都有些生锈,但是铁栅依旧牢固,不能一破而入。

    “喂?有人吗?”何殊轻轻用枪身敲了敲铁门上,然后侧着耳听着驻点里的声音。

    可惜他除了风声什么也没有听到,除了风化严重的金属门和破旧木门,什么也没有看到。

    于是他扭头回视,便看到了躲在数十米外高坡上的余小林。

    何殊朝着余小林招招手,便别好手枪,然后纵身一跳,开始爬门翻墙。

    余小林见何殊朝她招手,她亦是迈着瘦小的腿滑下土坡,踉跄的朝着那驻点走去,事实上,她心里很是害怕,因为那驻点对于她来说,似乎意味着危险。

    但是她看到何殊翻门爬墙,那肯定里面没有人了,所以余小林脚步快了几分,就这么奔跑着来到铁门外。

    她试着钻了钻铁门,无奈她还是钻不过铁门,于是她只能在外面看着何殊从高处跳下。

    何殊才落在地上,便是一个皱眉,然后他‘簇’的拔起手枪,将手枪朝向驻点一个房间的门口。

    只听那房门不断传出某种抓门的声音。

    那声音听着,像是人用手指不断的在金属门上抓着,着实不太好听。

    可问题是,之前明明没有任何声音。

    “嘘...”何殊回头朝着铁门外的余小林示意,这才迈着小步,保持着射击姿势朝着那房间的金属门走去。

    而就在他全神贯注的时候,不想一侧房门突然一个身影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那身影却是一个身形佝偻,满身灰皮...的人。

    不过,何殊瞪着眼看着那人的时候,却是发现那人的五官完全孔洞,甚至脸部一侧的齿骨颧骨都直接暴露在空气中,身上的肌肉更像是风干的牛肉一般...已经不能称之为人。

    不过不管是不是人,何殊发现了他,第一反应便是举枪相对,然后迅速开枪。

    “嘭!”

    那人的身体直接炸出一个枪孔,不过他还是摇摇晃晃的走着,完全没有受到影响,而是继续迈步朝着铁门外的余小林走去。

    但是他走的很慢,仿佛没什么气力一般。

    “...”何殊见此一愣,他瞄准着头部,又是一枪。

    “嘭!”

    这一枪直接将那行尸的头部打炸,随即,这行尸身体噗咚的倒了下去。

    而同时,另一侧的门里,几个身形摇晃的行尸亦是迈步而出,诡异在于,他们完全无视何殊,就这么径直朝着余小林走去,仿佛余小林就是他们生命中的奇迹...

    可惜,余小林吓得瞪大眼睛,甚至连跑都未有反应,很显然,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恐怖的‘人’。

    “嘭嘭嘭!”

    何殊迅速点射,瞬间爆去几个行尸的头部,随即,那几个行尸走这么倒了下去,而剩余的两个行尸亦是摇晃着身体继续朝着发愣的余小林冲去。

    “真见了鬼了...”何殊瞪眼看着几个满身猎人装备的行尸就这么无视自己走过他的身前,他甚至能嗅到那行尸身上的阵阵恶臭...

    无奈何殊瞪的再怎么深情,那行尸都没有丝毫关注何殊。

    而余小林吓得脚步一退,却是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不过她与行尸只见隔着铁门,那些行尸发着古怪的‘嗬嗬嗬’声音,挥舞着手臂试图抓向余小林,也不过被铁门挡了下来。

    何殊丢去手里的手枪,他走到那被自己爆头的行尸身边,取下行尸身上的枪械检查了一番,这才果断抬枪,“嘭嘭嘭!”

    数枪之下,那几个才挤到铁门口的行尸均是噗嗤倒地,就这么架靠在门上。

    而行尸倒靠在门上的瞬间,余小林才吓得‘啊啊啊’一声尖叫,然后她迈步撒腿朝外拼命跑去。

    何殊看了眼余小林跑开,他又看了看满地的干尸,这才伸手,打开了房门。

    只见房门里,一个断腿的行尸正在地上爬着爬着,并努力朝着铁门外爬去。

    何殊看着那行尸在地上爬动,又不朝自己而来,顿觉世界无比荒谬,他下意识的将枪口朝向那行尸的头,要开枪的时候,却又犹豫了一分。

    然后他将手指点在了那行尸干瘪的脖子处。

    行尸完全无视何殊,依旧只顾爬着,似乎何殊对于他来说就是空气一般的存在。

    何殊点触着那脖颈,他当然感觉不到脉搏,所以何殊收回手,将枪口对着那行尸的身体。

    “嘭嘭!”

    两声枪响,行尸身体炸出不知名的干碎物,但是他依旧毫无影响,继续朝前百折不挠的爬动着。

    “...”何殊看着那行尸拖着藕断丝连的腿骨爬着,只觉浑身鸡皮疙瘩阵阵浮起,但是他既然能杀死一个,就能杀第二个...

    于是何殊抬枪,将枪口朝向那爬出的行尸的头部。

    “嘭!”何殊直接开枪,那行尸的头部再次炸成碎末,随即,他的身体仿佛彻底死去了一般,失去了动静。

    “...”何殊看着那行尸微微走神,这才朝着驻点外大喊,“没事了!回来!”

    而他这么一喊,那高高的土坡上,余小林的头又探了出来。

    她紧张的握紧拳头,看向那靠在铁门上的恐怖行尸的...尸体许久,依旧犹犹豫豫,未敢靠前。

    驻点里,何殊四处检查着,倒是发现了不少罐头,所以他在物资室里取着罐头大口往嘴里倒着,一边朝外喊道,“这里有吃的!”

    风声徐徐,驻点外的余小林双目盯着那无眼无鼻的尸体万分紧张,但是一听到何殊的话语,哪怕声音再为低微,她还是迅速的捕捉到何殊言语内容,并下意识吞了吞口水。

    最终,食物的渴求战胜了恐惧,所以她还是迈步朝着驻点里跑去。

    那行尸已然毫无动静,看久了似乎也就那么一回事,余小林瞪着大小眼紧张的多看了行尸两眼,最终还是站在铁门外朝着何殊大喊,“喂!喂!快带我进去啊!”

    这时,何殊拿着罐头走了出来,他一边舀着罐头吃着,一边迈步走向铁门。

    而余小林看到何殊手上的东西,自然瞬间转了注意力,什么行尸,什么鬼怪,她都不在乎了。

    何殊将手里的罐头递给铁门外的余小林,接着他来到铁门边,从里部慢慢打开了铁门。

    余小林接过那罐头,自然是用手抓着罐头里的东西大口的吞着,根本就没有打算给何殊留一点,而且挖的干净,又舔的彻底,没两下,那罐头就被她吃的空荡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