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16章存在
    ...

    “准备进入驻点,小雨,你负责外围。”这时,那男子的通讯器传出了回应。

    “收到。”一个女声亦是同时回应道。

    随即,驻点外,几名全副武装的人员就这么迈步而出,几人脚步迅速的朝着驻点里走去。

    他们自然看到了被胡乱推开的铁门杂物,也看到了空处颇有杂乱的各式脚印,甚至看到了一些掉落在地的生活物件。

    队长陈野比划着手势,随即四人小队两人走向一侧,而他自己带着另一个人走向另一侧。

    陈野来到房门前轻轻推了推房门,却是发现房门里被东西抵着,不过他用力之下,那房门却是微微打开。

    而房间里余小林睡的深沉,哪有什么反应。

    陈野身侧一个男子透过窗户看向里屋的情况,他朝着陈野比划着安全的手势,于是陈野猛然用力,直接推开了房门。

    “噗!”

    一声清响,房门直接打开,而余小林亦是被此吓到,她身体一抖,然后瞪着眼看着身前的陈野。

    她自然看得出这些人不是流民,因为流民没有这般的装备。

    而那暗色头盔面罩,余小林再为熟悉不过了。

    “你们别过来!”余小林慌张的一手握着一把水果刀,并将水果刀朝向陈野,边大声喊道,“别过来!”

    陈野看了眼余小林,然后他环视四周,却是不见自己想要的东西。

    于是陈野朝着自己的同伴摆摆手示意不用攻击,一边点着胸口通讯器问道,“阿飞,怎么样?”

    “没有流民,没有尸体,没有肉人。”那通讯器里迅速传出回应,“也没有装备食物。”

    陈野听此,便松下手,然后面无表情的看向余小林。

    “队长?”陈野身侧的男子朝着陈野示意,而余小林瞪着眼举着水果刀,身体靠在墙壁,倒是满脸戒备。

    “不用管她,她就一个人,活不下来的。”陈野摆摆手,然后迈步朝外走去。

    陈野自然知晓余小林属于流民,本来他也想直接咔嚓掉余小林,奈何他不觉得余小林有浪费子弹的价值。

    所以他走出房间后,便示意道,“阿文,车里有什么?”

    “什么都没有了。”那心动车里,一名男子探身而出,接着他耸耸肩,“还有一些燃料,但是不多了。”

    “把燃料取走。”陈野低声说着,一边抬手看了看手表,然后他冷声说道,“五分钟后离开。”

    “好像被流民洗劫了。”这时陈野身侧的男子踢了踢地上的锅具出声说道,“看来我们只能去南城了...”

    “南城现在可不好进啊。”陈野垂着枪,然后点出了一根烟放在嘴里吸了吸,又将烟递给身侧的同伴,“肉人现在变异成什么样,谁也不知道...”

    陈野身侧的男子接过烟吸了吸,便又将烟递了回去,他长长的吐着气,颇有意味的说道,“去了还有一点希望不是...不然我们的基地支撑不过这个冬天了。”

    他们就这么言语续续,没多久,几人就迅速离场,直接离开了驻点。

    而他们一离开,房间里,余小林又探头探脑的看了出来。

    她手里握着水果刀,嘀嘀咕咕念叨着,然后费劲的将门关上,又将桌子与椅子抵上。

    做完这些,她才回到何殊身边坐着,一边低声朝着何殊说道,“喂...”

    可惜何殊没有回答她。

    何殊现在处于一个很神奇的状态,好像四周的任何东西他都能感知到,但又好像什么都感知不到,他甚至可以从墙壁高处看着余小林与自己坐在那里...

    也可以从门口看着余小林推着自己的手臂,反正似乎他可以处于任何有阴影的地方,却唯独不能存在自己的身体里。

    “喂!”余小林见何殊没醒来,她急的又用力推了推何殊,何殊身体一抖,就这么一推之下,然后无数的感知仿佛潮流涌动,转眼汇入了他的身体里。

    接着,何殊‘呵’的吐着气,悠悠睁开了眼睛。

    “哼...”余小林见何殊睁开眼睛,却是一时感觉何殊运气真好,睡着竟然躲过了一劫,其实她并不知晓,之前何殊在军武人员的眼里,只不过是个死人。

    “嗬...”何殊长长吐着气,然后他握了握手心,看了眼瞪眼的余小林,“我们现在还有什么?”

    “不多了...”余小林低声说着,她紧张的环视四周,这才迈步朝着床底又爬去。

    爬进床底,余小林继续取开床底的木板,接着将隔板下的水和食物取了出来。

    当然,还有一些枪支弹药。

    余小林慢慢将东西摆在何殊身前,一边咬着水袋朝着何殊嘴里喂去,“你身体怎么了?好点了吗?”

    “好了。”何殊握着手扭了扭头,接过那水袋大口喝着,“我现在感觉...很好...”

    “刚刚有人来你知道吗?”余小林瞪着眼朝着何殊问道。

    “知道。”何殊喝完水袋里的水,点着头说道,“我们跟在他们身后,去南城。”

    “他们都说南城有危险了!”余小林十分担忧的翻着地面上的吃食,然后恨恨的说道,“都怪你!你乱给人吃的!”

    “我的错。”何殊似乎心不在焉,他随意的回答着,依旧举着自己的手仔细打量,轻声嘀咕道,“肉人...有意思...”

    “有意思?都是你的错还有意思...”余小林絮絮叨叨说着,然后十分不开心的说道,“我的小红也没了...”

    小红是余小林的那把手枪,那其实是队长珍藏的一把银色手枪,那枪身上雕有一朵红色的小花,因而得名‘小红’,当然,余小林之所以喜欢那把枪,纯粹是觉得那小花好看罢了。

    其实那把枪并不适合余小林这般的新手,奈何其他手枪都是暗搓搓的颜色...

    “没事...”何殊垂下手看了眼余小林,然后他起身捡起地上的步枪,犹豫了一番,他还是将步枪放下。

    他张开双手朝着余小林示意,“你看的见吗?”

    “什么?”余小林看着何殊的手疑惑不解的问道,“看得见什么?手吗?”

    而何殊的视野里,他十根手指上十条短短的黑线正在随意的摆动着。

    何殊甚至可以控制它们左右摇晃,伸长...

    这个画面其实并不怎么美观,就像手指各长出一条蛇,还是可长可短可控的细细黑蛇...

    不过这黑蛇再没有之前的某种束缚,就仿佛他的手一般。

    只是这次的感觉,似乎比曾经更为怪异。

    何殊有一种感觉,就是这黑线滑下去,便能斩断地上的步枪枪身,不过这到底是什么原理,何殊也毫无头绪。

    但是他至少知道,余小林看不见自己手上的黑线。

    “没什么。”

    何殊收回手,他捡起地上的步枪,看了眼四周,就翻着行军袋,将行军袋里的衣装丢出,然后捡着地上的吃食与水,朝着余小林说道,“我们跟在他们身后,去南城,有他们开道,我们会轻松一点。”

    “你身体可以吗?”余小林亦是起身,不过她皱着眉说道,“你要是又生病了,那我就完蛋了。”

    何殊看了眼余小林,他突然感觉莫名,又觉得余小林说的有一些道理,所以他点着头说道,“我会教你一些格斗技巧...以后...会的...”

    “好吧。”余小林撑着地起身,然后她嘟着嘴说道,“那你最好别再生病了。”

    “放心吧。”何殊收拾着行囊,他将背囊背上,朝着余小林看了看,“你有受伤没有?”

    “没有!”鼻青脸肿的余小林瞪着眼说道,“你以为我像你吗?”

    说着,余小林气的迈步走在了何殊身前。

    何殊也没有在意,他走出小房间之后,又回头看了眼小房间,然后颇有几分回味,回味结束,他便迈步朝着大门走去。

    此时门外,余小林大步走着,她来到墙面看了看,却是指着那整墙面满是绿草说道,“你快看!长了很多!”

    “...”何殊看着那郁郁葱葱的绿草颇有走神,但是他很快就拎着背包朝着一侧走去,“走吧,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你不是开车吗?”余小林跟在何殊身后嘀咕的说道。

    “燃料被取光了。”何殊头也不回的应到。

    “你怎么知道的。”余小林抬着头十分不解,“我怎么不知道...”

    何殊走着走着突然感觉好笑,他咧嘴笑着正想说些什么,不料他远远的看到一处积雪里,数朵绿艳艳的小草就这么突兀的随风摇摆。

    “...”何殊看着那绿草皱了皱眉,然后他抬手一甩,一道黑线就这么划过十多米,并‘呲’一下斩在地上。

    黑线亦是将地面积雪斩出一道极细的痕迹。

    “怎么了?”余小林看着何殊抬手一挥,她看不懂何殊在挥什么东西,所以只得下意识的朝向何殊指出的方向看去。

    只见远处绿草之下,一抹鲜血淡淡渗开,鲜血直接染红了那一小片雪地。

    “有东西!”余小林赶忙撒腿朝着那绿草跑去,她跑过何殊身侧踉跄数步,却又停了下来,然后看了眼绿草,又看了眼何殊,又转头目光炯炯的看着远处的绿草。

    而何殊迈步朝前继续走着,余小林这才又迈步跟在何殊身侧。

    何殊走到那红草边看了眼,只见雪里是一只仿佛乌龟一般的生物,而那绿草却是乌龟的尾巴。

    这乌龟尖牙利口,倒是通体发白,不过这只发白的乌龟已然被割成两瓣,直接死去。

    “哼哼...”何殊嗅了嗅那猩红的鲜血,一边摇了摇头,“有毒,不能吃,走吧。”

    “哦...”余小林感觉惋惜的看了眼那乌龟,叹着气说道,“它身体白白的,怎么长个绿色的尾巴...”

    “隐藏和伪装。”何殊撇撇嘴说道,“所以以后你也要小心...这个世界一些怪异的存在,就代表着危险...”

    “戚...”余小林撇撇嘴,一边说道,“你手一指它就变成两瓣了,那你是不是也是怪异的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