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29章破军
    ...

    旧时代,人们认为人的气运是一块表,当指针走到不同的位置,人的气势亦是好坏变动。

    破军,北斗第一星,为破军星,星象主为‘耗’,主祸福,偏凶,行事一念之间,具有强烈主观意识,以争锋破坏为目的,我行我素,翻脸六亲不认。

    破军体现一个人在不同时期、不同情况下结印阵,在结印式的变化下对未来的影响。(以上,抄的。)

    当然,星辰之上,各有传说,星辰之下,方见人生。

    一天之后。

    秘密囚室里,何殊微微睁开了眼睛。

    只是入眼处,没有那长路,也没有荒漠,也没有茶罐,也没有断手。

    只有一面冷冰冰的墙面,还有冷冰冰的金属桌。

    何殊垂着眼握了握拳,感受着手心的气力。

    然后他转着眼看向这间囚室墙面上的监视器。

    此时何殊双手双脚都被固定在一个金属椅上,甚至身体都有着高强度束身带裹着。

    何殊看过那墙壁上的监视器,然后他看向手腕上足足有四厘米厚的金属固定器。

    他的手腕完全被固定住,只露着五指,而四处墙面甚至为不知名金属制成,显然,这里的人对何殊防御到了极点。

    而就在何殊面无表情看着手腕固定器发呆的时候,那金属门卡兹一下打开,随即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她倒是面容和煦,甚至挽了挽头发,颇有笑容的看向何殊,“你好...我是...这次负责和你谈判的人。”

    “谈判...”何殊双眼迷离着,看着女人的耳垂,又转着眼看向那女人的脸,“你叫什么名字?”

    “林宁。”女人笑着说着,一边将文件袋里的资料一张张摆在金属桌上。

    “我们根据面容比对,得出了你的个人情报信息,其他的我就不重复了,就说说五年前把,五年前,你被探索行动组第三行动分部特殊调用,接下来,你负责的任务编号为...HGUo98T23kl,你还有印象么?”

    “我看过谈判相关的书,书上说,目标有要求的话...谈判专家是不能说‘不可以’,不然会给目标造成绝望的构想意图...是吗?”何殊没有回答,他看了眼女人,然后又看向监视器,接着他又转着头说道,“我知道我会有什么结果,现在告诉我,我妹妹怎么样了,我再回答你的问题。”

    “...”林宁本是露着笑容笑着,但是听到何殊这么言语,她笑容也就散去,然后冷静的说道,“好,我答应你。”

    说着,林宁看向一侧窗户,摆摆手示意。

    不想这时,这间金属屋突然传出一声男声,那男声徐徐慢慢的说道,“那个女孩确定死亡,已经接受火化程序,我们很抱歉...”

    “很抱歉...”何殊低着眼重复着,然后他歪着头看向林宁,“到你问我了,你想问什么?”

    “...”林宁看着何殊的状态,心里顿时感觉有些不妙,这谈判对象多了,倒是最怕两类人,一类要么歇斯底里跟发疯了一般,另一类就是何殊这种了,面无表情波澜不惊...

    “小女孩的事我也听说了...”林宁颇有沉重的说道,“那是个意外...我想参与这件事的军武部门会给你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何殊目光呆滞的说道,“把她还给我么?”

    “不不...”林宁颇有艰难的看了眼墙面,然后又转着头说道,“可能涉事的军武人员会革职处分...”

    “那还说什么呢...”何殊双目漂浮着重新定位在林宁身上,“你想问什么...”

    “这是我们获取的情报,情报显示,你在四年前就加入赤峰,进行生化武器的研究实验,这件事是真实的吗?”林宁看着何殊,便目光定定,毫无任何转移。

    她会从何殊的身体变动上,获取何殊的心理态度。

    人的身体可是很神奇的,比如说假话与说真话时候,眼睛所看的方向不同,比如紧张的时候,身体会有一系列细微反应...

    可惜现在的何殊仿佛一块石头,冷冰冰回到,“是真的。”

    林宁看不出什么异常来,她继续言语道,“那么,赤峰制造了大污染事件,这件事你知道么?”

    “不知道。”何殊看着林宁,接着他眼光突然亮了亮说道,“我想吃巧克力...”

    “...”林宁翻着资料的手一顿,然后她看着何殊说道,“你是参与生化实验的哪一部分,告诉我,我就给你巧克力。”

    “先给巧克力。”何殊慢慢闭上眼睛,“不然你们就用刑好了...看看用刑我会不会说...”

    “...”林宁自然有何殊的完整情报,包括何殊的断手,包括何殊的个人履历,荒野经验...

    何殊的个人资料评估结果自然显示用刑成功率极低,否则林宁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了。

    她先是看了眼何殊的手臂,然后点着头说道,“好,我给你准备巧克力。”

    说着,她又朝着墙面点了点手指,示意工作人员去买个巧克力。

    “但这不是个游戏,何殊。”林宁叹着气说道,“这几年,赤峰在阳城隐秘行动,根据我们得到的情报,赤峰准备再一次进行生化袭击...这威胁到阳城四百万人的生命安全...”

    “...”可惜何殊就这么闭着眼,没有任何的话语与反应。

    “上一次大污染事件,你知道因感染而死亡的人有多少吗?”林宁叹着气说道,“可能你只觉得这些不过是数字...”

    “对你来说,是什么?”不想何殊突然出声说道,然后他睁开眼,“我妹妹死了,对你来说,也不过是军武人员革职...你现在跟我谈的是什么?”

    “你妹妹的情况是个意外...”林宁解释道,“我们肯定也不想...”

    “巧克力到了么...”何殊垂着头看着自己脚上的固定器,面无表情的说道,“吃完巧克力再谈,你想谈多久,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反正我什么结果,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数...”

    “...”林宁听此,便顿着手说道,“好,吃了巧克力再谈。”

    而何殊盯着那脚上的固定器,转着眼看着固定器上的旋钮,一边眯了眯眼睛。

    事实上,何殊知道,自己本来就是‘有罪之身’,接着,现在还被套上了赤峰‘同谋’的罪名,他怕不是要被关一辈子,就是要被...

    直接咔嚓掉了。

    但是基于阳城进化者稀少,他觉得自己被关一辈子,或许时不时的抽个血做个‘检查’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何殊不会想再进去了,至少不是现在...

    所以何殊眯着眼,感受着身体的某些力量,也感受着自己的能力。

    他垂着眼看着手指上像蛇一般蔓延而出的黑线,然后又歪了歪头,似乎精神有些恍惚。

    这瞬间,他似乎看到了余小林站在他身边笑。

    余小林发出‘哇’的姿态,看着何殊操控着魔方缓缓飞起...

    接着,余小林的虚影直接消散在那一道道黑线交错之中。

    而何殊恍惚的看着那虚影,接着又看向那黑线,一边轻轻点了点手指。

    ‘嘀铃!’

    这时,那金属门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接着,金属门就此打开,然后一个工作人员手里握着巧克力走了进来。

    此时,何殊瞳孔瞬间一缩,他快速的点着手指,那黑线直接交错而出,精准无比的割断何殊手臂上的金属固定器,接着,何殊双手一张,手指尖的十道黑线毫无留情地割过他身前瞪着眼看向自己的俩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