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37章找寻
    ...

    其实荒野的规则划分很简单,在未有具体编号标明时候,人们依据猎食者的体型来区分大中小,只是后来随着荒野污染严重,又或者生命进化迅速,‘大’之后...又多了一个‘超大’...

    以后还有什么,又有谁知道呢。

    不过体型只能在一定程度上描述危险,比如赵悦现在看到歪着头的娃娃,同样身体霎那间冰冷,大脑仿佛宕机一般毫无反应。

    赵悦以为自己见了鬼了。

    不过她恍惚了数息,她就迅速调转枪口,将枪口朝向一动不动的美人兔娃娃。

    “你被包围了,放下枪。”

    不想这时美人兔娃娃突然出声说道,而那声音带着轻佻,带着几分玩笑,又似乎带着几分危险。

    “...”赵悦闻声呆住,她没有扣动扳机,而是慢慢撑着树身站了起来。

    “放下枪,你被包围了!”这时,那美人兔娃娃举着手朝着赵悦说道,“这是第二次警告,否则我们要采取武力了!”

    赵悦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被一个布娃娃威胁,她沉着脸,以为娃娃之中藏有机械,自然不把娃娃当做一回事,所以她转着眼看向四周。

    可惜四周似乎没有什么其他东西,除了高高的树之外...

    于是赵悦猛然抬头,将头看向高树之上。

    不想入眼处,树身上却是有着一个‘巢穴’,那个巢穴仿佛无数的枯树拼凑出来的鸟巢,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侧树枝上,一个赤露着身体的男子正举着双手在空中点着。

    他咧嘴看向赵悦,眯着眼说道,“警告完毕!目标不予配合!我们要采取行动了!”

    说着,何殊就又点了点手指,随即,那美人兔娃娃突然飞了起来就这么落在了何殊脚边坐着,而树林里突然传出数声‘沙沙沙’的声音。

    只见树木之中,三只浑身布满印质骨壳的爬行异种扭动着身体慢慢爬了出来。

    赵悦自然认得那生物的编号,她瞪着眼调转枪口,并将枪口朝向那编号为P1的异种生物。

    按照道理来说,这一处沼泽雨林并不会有城市异种出没,但是赵悦现在哪有什么心思思索原由。

    于是,赵悦瞪着眼‘啊啊’的一声尖叫,手里枪械‘嘭嘭嘭’炸响。

    不过无数子弹仿佛击中了金属片,却是只在爬行异种身上弹射而出,并没有造成任何实际伤害,紧接着,她的身体就被一只爬行异种给扑倒...

    “啊啊啊!”赵悦发出一声惨叫,随即鲜血喷涌,她就彻底离开了这个世界。

    而三只爬行异种身体颇有僵硬的扭动着,却是发出‘嘶嘶’的声音,均是看向高处的何殊。

    “吃吧...”何殊摆摆手,散去手里的操控,然后他眯了眯眼,“你们不会逃的,对吗...”

    ‘嘶嘶!’三只没有眼睛的爬行异种直接扑在了赵悦的身上进食,似乎也没有给予何殊回应。

    事实上,何殊本来不止三只异种‘玩具’,奈何爬行异种智力有限,又或者说他们太聪明了,尽想着逃离何殊,所以何殊杀死了两只,也就剩下现在三只。

    如果他们可以用只来形容的话。

    而高处之上,何殊面无表情的取过一旁的布娃娃,一边取着手里的定位器,“你到底在哪里...”

    何殊眯了眯眼思索了一番,就朝着身后的‘巢穴’走去。

    不过就在他走进巢穴的时候,他手上的定位器‘嘀嘀’响了两声。

    “你来了...”何殊自言自语的说着,用手转着手里的玩偶,“平安,你看到了吗...我们找到它了...”

    说着,何殊咧嘴一笑,然后他迈步朝着地面跳去。

    ‘噗!’

    十多米高处下坠,何殊重重在沼泽地上炸出水花,而他看了眼正在进食的爬行异种,便是招了招手,“吃完了,该做事了。”

    接着,那三只爬行身体又是一僵,它们仿佛受到巨力拉扯一般扭动着身体,一步一僵硬的迈着步子朝着何殊走来。

    何殊点着手指看着面前‘嘶嘶’不止的爬行,也完全不在乎他们露出的利齿,也完全不在乎他们刚刚进食人类,而是翻身一跳落在了其中一只爬行身上,“走!”

    何殊一声令下,那爬行身体怪异的快速朝前爬去。

    只是他一边爬行,一边发出古怪的‘嘶嘶’声,显然,他也很不愿意做这些事,可惜他似乎无法摆脱何殊的操控能力。

    于是三只爬行迅速在沼泽地里爬出‘哗哗’水线,朝着何殊操控的地方行进而去。

    爬行的背部并不适合站立,甚至骨质还有一些打滑,但是何殊似乎也不在乎这些,十多分钟后,一处高崖之上,三只爬行的脚步慢了下来。

    何殊跳落在地面,然后他来到悬崖边,探头看了百米悬崖下的山涧与河道,轻轻眯了眯眼静静不动着。

    而他手上的定位器没有声响,只是那一点红点在不断闪烁着。

    “你在哪...”何殊静静看着山崖下的河道,而河道流淌着哗哗细水,两侧安静无比,看上去似乎什么异常也没有一般。

    何殊眼见脚下河道无异,他思索着看着手里的定位器,然后大步朝着悬崖边走去,就在他探头看向悬崖岩壁上却不觉异常的时候,他突然皱了皱眉,看向悬崖岩体上的一处巨大岩石。

    那岩石看着与寻常的岩石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可是何殊感觉那个岩石有些异常,因为那一处岩石上竟然光溜溜的毫无植物生长。

    于是何殊抬了抬手,并将手指指向距离他五十多米外的巨大岩石。

    ‘呲!’

    一道黑线瞬间扎入岩石,接着,那一点细口开始流出墨绿色的汁液。

    而这一块岩石仿佛突然活了一般,却是转动着头部,开始往悬崖岩壁里钻去。

    瞬间,这一处悬崖地裂坍塌,甚至站立不稳。

    “去!”

    何殊稳住自己的脚步,便抬手一挥,随即,三只两三米体长的爬行身体一飘,直接朝着那巨大无比的石头飞去。

    他们跳落在巨大岩石之上,便疯狂开挖,将利爪刺入岩石的背部,然后拼命朝着岩石身体里钻去。

    只是不同挖掘岩石,他们爬挖出的,却是墨绿色的液体,以及一块块的血肉。

    而这巨大岩石亦是开始抖动身体,它‘沙沙沙’的叫着,倒是露出了它的本身模样——一只仿佛放大了千万倍一般的巨大鼠妇。

    鼠妇并非老鼠,而是我们经常在村间墙角土壤里看到的黑色甲虫,不过这只巨大的鼠妇显然已然不是那指甲盖大小的甲虫可以相比,它的身体足有五十多米长,浑身上下仿佛与岩石一般的颜色,而且那颜色在爬行异种的爬挖下甚至开始变换着颜色,看着异常诡异。

    这只鼠妇显然不想回击,而是钻着沙土,似乎只想逃逸。

    不过此时爬行已经钻入了变异鼠妇的身体之中。

    “嗯?”

    何殊感受着自己的操控,却是发现一只爬行异变的操控感突然失去,接着,另外两只爬行异变的操控感亦是瞬间失去。

    按照道理,哪怕他们死了,他们的尸体何殊也是可以操控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连尸体都不剩下了。

    何殊直接收回手,他踏步一冲,径直跳出悬崖,然后挥舞着手上的黑线,直接将黑线切割向那鼠妇的背部。

    此时鼠妇已然有半身钻入悬崖墙面,它另外一半身体裸露在外部,所以那仿佛岩石一般的背部直面迎接上何殊的切割黑线,只见它身体仿佛被钢丝切过,就这么断裂开。

    接着它的下半身‘轰’的朝着地面掉去,不过就在那血肉横切面下滑的时候,无数血线纠缠着,接着在何殊目瞪口呆之下,那切面瞬间愈合,又恢复了原初的状态。

    接着,巨大的甲虫‘轰轰’挖开地穴,一鼓劲的朝着地面钻去。

    何殊还以为自己能留下它一半的身体,然后自己至少可以以那半边身体为着陆点,没想到那巨大的鼠妇转眼愈合完毕,并簇簇簇几个呼吸间钻入土中消失不见...

    接着,何殊身体一个踏空,就这么直线朝着地面坠落而去。

    “该死!”何殊一个甩手,接着河道边一块大岩石就这么朝着何殊脚下飞来。

    何殊噗得一下踏在岩石上,他弓着膝盖曲了曲,然后又迈步跳开。

    而大岩石直接像子弹一般朝着地面坠去。

    何殊身体在空中一个缓冲,他的身体狠狠撞在一个树的高处树枝。

    身体几个跌落之后,便恢复了平衡,然后何殊转着身体,稳稳落在一段树枝上。

    此时,树枝上,一条满身黄纹的蟒蛇正好微微转动着身体。

    它才要抬头,何殊手指一划,那蟒蛇身体就哧溜切成两段,然后另一段失力朝着地面坠落而去。

    何殊看着那蟒蛇尚且扭动的另一段,这才转头看向悬崖岩壁上的巨大孔洞。

    ‘沙...’

    岩壁之上,那孔洞掉落着岩石沙土,只是早已不见甲虫的踪迹。

    “戚!”

    何殊吐着气看着手里的定位器,然后扭了扭嘴,“码的,又跑了...”

    接着,何殊朝着地面跳去,他簇的稳稳落在地面,颇有不甘的看着四周,然后喃喃自语道,“平安...我们需要一些给力的东西...不然干不掉这个大家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