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47章安全
    ...

    时光一转,半年之后,又到大雪飘零之时。

    荒野中,一架废弃的电线高架塔上,何殊正面瘫一般的抬头看向天空,并看向那纷纷扬扬落下的细碎雪花。

    这么一看雪花就像从天的尽头处来,无所顾忌的朝着地的尽头落去。

    何殊打量了一眼初雪,就又掏出手机查看着。

    然后他突然咧嘴一笑,整个人变得阴恻恻了起来。

    何殊被骗了,那手机里的异兽情报是假的,他白白耗去半年时间,却连个异兽的毛羽都没有发现。

    事实上这并非何殊第一次怀疑真假,只是夏国本就地域宽阔,要想找到躲藏的异兽可是异常困难,所以何殊一开始也本耐心,只是这时间许久,以何殊的机动力和观察,尚且未能发现哪怕一点点踪迹痕迹,何殊就不得不考虑信息情报的真实性。

    其实生活有时候就是一场谎言,一如阳城军武部门编撰着情报给予何殊,你说这种行为到底是对的还是错的,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

    何殊其实也不知道,也不会计较了,他只是很清楚,自己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

    他决定兑现自己的诺言,重新返回阳城,然后...

    “呜呜呜呜!”

    这时,天空之中,一声低鸣快速滚滚传来,何殊转着死鱼眼看向天空,却是吓得赶忙一跳,身体径直跳出废弃的高架塔,然后撒腿朝着一侧跑去。

    只见天空之中,一架轻型客机就像鸭子学走步摇摇摆摆着,朝着地面坠来。

    那客机的机翼冒着浓浓黑烟,甚至机身上还有大片大片的不知名鲜血。

    “轰!”

    客机重重撞在地面,就像小孩朝着地上丢了一块石头,接着,机体就“嗤啦”滑了出去。

    这架客机运气很好,并没有直接爆炸,它坠落在一处密林里,撞倒诸多大树以后,也就慢慢停了下来,只剩黑烟飘飘荡荡。

    同时,何殊身体在空中一翻,然后稳稳落在一棵树的树枝上。

    现在的野地大树生长迅猛,这树枝甚至都有米粗,更不用提及树干了,不过何殊知道,这树其实空心的很,徒长之下,它的树体就像棉絮一般,并非曾经树木来的瓷实。

    或许世界变迁,将树都不再如曾经。

    又或者,这树只是新的品种。

    坠落的飞机自然不会关心树的品种,此时,机体上,安全门“噗”一下打开,一个充气的逃生滑梯就这么滚了出来。

    接着,那安全门里诸多人员就吵吵闹闹的开始拼命挤着安全门。

    “不要挤!不要挤!”首先滑下的乘警人员朝着一众乘客大喊,可惜哪有人理他,总归有一些人想要早点离开飞机,所以选择拼命“加塞”,仿佛赶着去投胎一般,将人群推搡的尖叫惨叫不止。

    何殊蹲在树枝上看着远处一众人吵吵闹闹,接着,他突然微微一愣,然后簇的抬手按在树后。

    他从树后抓出了,或者说拖出了一条手臂粗细的长蛇。

    这长蛇身体红黄蓝绿各个颜色都有,甚至头部还有四根尖锐的刺角...

    不过此时的长蛇似乎很是聪慧,任由何殊抓着自己的身体,然后在何殊手臂上游来游去。

    它似乎并不打算咬何殊。

    何殊看着细蛇游来游去,接着他看向距离自己五十多米外的喧闹人群,突然玩心大起,于是他将细蛇盘成圈,甩手一丢,随即,那细蛇就这么在空中飞舞着,朝着远处的人群落去。

    这时,那人群之中,一个身穿西装的肥胖男低着头看着自己脚下踩着的一滩烂泥,便是颇为恶心的甩了甩脚,“这什么鬼地方啊?”

    “各位!还请先离开这里!”这时,一名乘警捂着带有鲜血的头部,一边说道,“飞机随时有可能爆炸!请先离开!”

    那肥胖男伸着手指,朝着那乘警喊道,“你们要负全责!知道吗!我要投...”

    可惜那细蛇就在这时候啪叽一下挂在了肥胖男的身上,或许对于它来说,何殊是不能惹的存在,但是面前的肥胖男它可毫无在乎,所以这么一落下,细蛇就‘呲’的一下,咬在了肥胖男的脖子上。

    “啊啊啊!拿走拿走!”肥胖男拼命拉扯着身上的细蛇,只是细蛇尾部一绕,直接缠在了肥胖男的头上。

    陡然,无数鲜血咕咕的涌动了出来,鲜血甚至沾染细蛇的身体,不过这细蛇无比诡异,却是尽数吸着那流出的滚烫鲜血。

    肥胖男摇晃着身体踉跄走了两步,然后他一百五十多斤的身体就这么噗的一下跪了下去。

    乘警手持手枪大步走到肥胖男身旁,他将枪口对准了细蛇,只是细蛇还缠绕在肥胖男的头部,所以这名乘警一时间犹豫了起来。

    “肖明!”这时,另一个乘警朝着那肖明大喊。

    肖明手枪微微摇了摇,却是下意识的回头朝着周家梁看去。

    这时,那细蛇就像跳起的弹簧,直接弹起缠绕在了肖明的脖子上。

    紧接着,细蛇‘呲’一口咬在了肖明的脖子上。

    “唔!”肖明一瞪眼,双手拼命去扒拉着细蛇,可惜他似乎完全拔不开细蛇的身体,而身体里迅速流失的气力让他陡然一慌,所以在这个紧要关头,他做了一件很聪明又很愚蠢的事。

    他将手枪抵在了蛇身上。

    “砰砰!”

    蛇身猛然炸成两段,不过他的头亦是留下了一点血洞。

    然后他的身体就这么倒了下去。

    同时,周家梁手持手枪大步走来,他剧烈呼吸着,伸手点在肖明的脖子上,这才无奈又愤恨的收回了手。

    有些空警乘警安逸太久了,突发事态,其实他们也与常人没有任何不同。

    周家梁检查完肖明,他就一手拿下掉落在地面的手枪,回头看向最后滑出的两名乘务女孩。

    “其他人呢?”周家梁瞪着眼看着唯一走出的两个女孩。

    可是那两个女孩满脸鲜血,却是似哭欲泪,哪有什么精神气回答周家梁,显然,她们的沉默就是回答。

    “我们有物资吗?”周家梁突然大声喊道,“你们俩快检查通讯器,吃的,喝的!快!”

    周家梁喊完,那两个身形纤细的空乘又朝着机体里钻去。

    而周家梁自己则是取着衣兜的定位与报警器,一边看着报警器上的信号灯。

    他举着手将仪器朝向天空挥舞着,最终,不得不垂下手吞了吞口水,一脸绝望的看向身后。

    他的身后,还有六个幸存者。

    跨城的航班本就稀少,能乘坐的基本非富则贵,要面前这些细皮嫩肉的人在荒野生活...怕是活不过三天...

    而天上,又开始飘起雨雪来。

    总结所有情况,与其在这一处密林里徒步行走,或许呆在机舱里等待救援更好一点。

    周家梁大步走着,直接来到飞机四周检查着机体,以确定这架坠落的飞机是否会爆炸。

    “你会带我们离开这里的吧?”这时,一个染着暗金头发的贵妇朝着周家梁问道。

    周家梁看了她一眼,又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不远处畏惧而又紧张,又像是失神的一众乘客,他抬手举在身前,“请退出安全线,请配合...”

    “会带我们离开的吧?”女人瞪着眼看着周家梁,一边翻着钱包说道,“你打这个电话...你打这个...”

    说着,她将一张名片递了出来。

    周家梁垂着眼看了看那名片,他吐着气说道,“没有信号,一点信号都没有的...小姐,请配合我工作...去那边和他们一起等着,好吗?”

    “你打啊?”女人声音尖锐的喊道,“你不打怎么知道!”

    “不要影响我工作!”周家梁突然瞪着眼朝着女人吼道,“去那边待着!还搞不清状况!”

    女人被周家梁这么一吼倒是吓了一跳,加之才经历坠机事件精神受损,所以身体本就娇弱的她脚步一退,一屁股跌坐在泥泞的草地上。

    不过人群里,一个身穿办公室制服衣装的女孩迈步走着,就扶起那贵妇,并安慰着说道,“没事的...没事,我们先去一边等...”

    说着,女孩看了眼四周,扶着贵妇朝着一侧空处走去。

    说白了是空处,其实也就是草地与枯树,泥塘与落叶的混合之地。

    这几人是乘坐青城前往北城航班的乘客,而这架飞机在飞行的途中很幸运的遇上了鸟群,而那鸟群可不小,所以就发生了面前这遭情况。

    经历过坠机的乘客有些甚至还未缓过神,有些已然拿着城市手机四处找着信号,但是周家梁的军用手机都未有信号,那些乘客的手机更不可能获取到什么信号了。

    周家梁虽然安逸许久,但是他至少也是经过数年培训的优秀乘警,虽然他没有真实经历过荒野,也没有遇到过坠机事件,但是既然发生了,那心里的理论知识,多少还能用得上。

    有时候就是那些理论知识,能救下一个人的生命。

    周家梁迅速检查着飞机机身,他绕着飞机走了两圈之后,这才又重新登上飞机,开始检查着飞机里的状态。

    他可没想让这飞机再次起飞,只是他需要知道飞机里还有什么能用的东西。

    荒野上的冬天来的快速,昼夜温差亦是惊人,这是摆在他面前的一个难题。

    “我们只有二十人的飞机餐...三十瓶水...”这时,一个乘务女孩紧张的看着周家梁说道。

    周家梁检查着死去的机长的身体,然后他扭着头说道,“叫下面的男性上来...”

    “做什么?”乘务女孩颇有疑惑的问道。

    “搬尸体。”周家梁拖着机长的尸体出声问道,“毛毯有多少?”

    “二十人...”乘务女孩帮着手,声音颤抖着说道,“都是薄毛毯...”

    “我去叫人。”这时另一个女孩赶忙朝外跑去,她是不想在这里多呆一分了,因为机长的死相实在太恐怖了。

    毕竟飞机坠落的时候,首先接受冲击的,就是他们。

    “飞机不会爆炸,我想我们要先待在这里,贸然在这片雨林里行走,不是办法。”周家梁沉声,一边说道,“而且天要黑了...”

    “我们还能做什么?”那空乘女孩忍着的恶心,尽量不去看被玻璃扎成稀巴烂的机长的脸,“通讯器也是坏的...不知道能不能修好...”

    “今晚先播放广播。”周家梁沉声说道,“运气好的话,我们遇到猎人,或者其他军武人员...就有安全了。”

    女孩呆了呆,她抿着红唇,突然下意识的问道,“要是...遇不到呢...”

    密林里,何殊感觉无趣的跳开,他身体簇的落在一棵树上,然后像一只猴子一般歪着头看向面前的一个小洞。

    他‘簇’的探手将手扎入那小洞,然后入手温暖,硬生生拔出了...一只浑身黄毛的幼鸟。

    ‘唧唧唧!’

    那拳头大的幼鸟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摇晃着小小的翅膀在何殊手里蹦哒。

    可惜何殊直接将幼鸟的头部放在嘴里,然后‘咔呲’一口咬断了它的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