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破军之影 > 章节目录 第60章记得
    ...

    其实这个世界,对于那些精神敏感的人异常残忍,因为他们要感受常人少有感受的触觉,他们要承受常人难以感觉的情绪,甚至有时候,他们的‘矫情’无从言语,只能将一切埋在湿润又黑暗的泥土里...

    世界似乎一直在让人伤心,人生像什么,很难言语,不过不论开朗,不论忧伤,不论乐观,不论悲观,每个人的人生,都有自己的旋律。

    一天之后,武薇咬着牙走出了拘留中心。

    她被进行了各项排除之后,终于可以离开这个24小时监视的地方,而与她一同出来的,还有那个被撞了车的男子。

    男子看着也是困顿异常,显然,受审很是摧残他的精神。

    毕竟某种程度来说,只有精神防线崩溃,审讯者才能从言语中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武薇不是第一次受审了,但这次是她所经历的最严肃恐怖的一次受审,不过她反正两手空空无所谓了,全程真心实话配合,倒是没有那么疲累,而看着男人的样子,估计他连公司账户脏了多少钱都被掏出来了。

    其实多数情况下,你做的事城市主体都能查的一清二楚,重点在于,有没有人愿意去查罢了。

    武薇从还没有这般被人‘重视’过,但是也从未这般被人‘无视’过,她掏了掏裤兜,从裤兜里取出几枚钢蹦。

    这是某位不知名长官给她的路费。

    至于那满金属箱的钱...其实不用提及,因为武薇连纸袋里自己那一份钱都被‘例行收检’了。

    可能要检察一百年,才会还给武薇。

    “什么鬼也不知道...”武薇嘀嘀咕咕说着,一边看向迈步朝着自己走来的男人。

    那男人摇着烟拉了拉松垮的领子,朝着武薇摆摆手,“美女,去哪啊?一起吃饭啊?”

    “神经病...”一头短发的武薇直接甩头,转身朝着一侧走去。

    而男人看着武薇的脸,却是大步追了追,“喂喂喂,不撞不相识,也是缘分啊,一起吃饭啊,五星餐馆!我请客啊!”

    可惜武薇没有回头,就朝着男人比了一个中指,她摇了摇藏青色甲色的手指,然后扭着身段就这么大步走开。

    男人看着武薇的背影,将视线钉在某种弧度上,似乎颇有遗憾,又似乎颇有不甘,所以他大声喊道,“哎!多少钱啊!我孢你啊!一个月两万!喂喂!”

    “两万...”武薇低低骂道,“两万立马的...”

    但是她只是低声言语,哪有再管那男子诸多,她长长吐着气颇有疲惫的走着,眼见远处轻质公车来了,便大步朝着公车站台跑去。

    武薇上了车,就选了一个靠窗位置坐着,她看向窗外的风景,只想回家洗个澡睡一觉,现在自己要钱没钱,要工作没工作,而且自己还背叛了自己的老大,以后怎么混她也不知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并非北城不愿管理,事实上,北城高层与武薇一类的人也有关联,只是武薇现在人小言微,有关联也罩不到她的身上。

    一想到以后要换一个区,甚至要夹着尾巴讨生活,武薇就感觉全身不舒服。

    这么车行悠悠许久,武薇换了一次车以后,她才来到了地下城一层三区第17号居民区。

    17号居民区一如其他民区,规划清晰,一栋栋大楼同一规格同一‘款式’,要是从高处往下看去,会发现这居民区就像田垄土格,一块一块的,又像...

    武薇才离开的某个地方一般。

    “咔哒。”

    没多久,武薇走进房间,并拨了拨灯,然后她关去门,一脸疲惫的拉了拉冰箱,又一脸疲惫的关上空无一物的冰箱,接着,她褪下衣服准备洗个热水澡。

    只是是她才赤露身体,却是瞪着眼看向小公寓的红色沙发,浑身瞬间僵住一动不动。

    那红色沙发上,何殊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你...”武薇脸上肌肉无比艰难的抽了抽,她根本顾不上自己的衣装,而是沉着脸问道,“你又想要什么...”

    而何殊迷茫的看着武薇,思索了一番,却是‘簇’的从身后掏出一把手枪放在桌上。

    地下城里枪械可是管理异常严格,而那手枪却是军武制式,显然,何殊是不知明人身上借来的。

    “有人跟踪我,被我处理掉了。”何殊推了推手枪,然后他看着武薇眯着眼,“你认得我?”

    “啥?”武薇微微一呆,她没想到何殊前半句话还正常,后半句却是这般古怪。

    当然,这对话只是相对而言,算是正常,算是古怪吧。

    “我叫什么名字?”何殊呆呆的看着武薇问道,“为什么...我记得你...”

    “...”武薇顿时脸黑了下来,记得别人不好吗,记得自己这不是给自己上坟么,但是这个时候,她眼角看向桌上的手枪,又面容艰难的思索了一番,最终咬着牙说道,“你怎么找到我的?”

    “桂花香。”何殊抬手指了指,“你身上有独特的桂花香,我记得这个味道...”

    “什么鬼啊...我真的吐了...”武薇瞪着眼说道,“北城这么大...你怎么就...”

    “我闻得到。”何殊木木的看着武薇,这时他眯了眯眼,“我还听得到你很紧张,小腿在抖...告诉我,我是谁?”

    “...”武薇脑袋一片混乱,她看着何殊咬着牙说道,“我咋知道你是...”,只是说着说着,武薇突然又摇了摇头,“你叫何什么...何什么...我记得不了。”

    “你记不得了。”何殊转着手翻出一个医疗检察单,“你叫武薇,今年26岁...你的左胸有肿瘤...良性...”

    “...”武薇一时无语了,但是她没有言语,突然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何殊,“要杀杀,那你还想怎么样!”

    “你不记得了,说明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何殊自言自语说着,却是真的一手拿起桌上的手枪,然后一手抓过沙发上的抱枕,并迈步走向武薇。

    武薇呼吸一滞,她本来还很是霸气,无所谓了,反正她也累极了,但是看着一个人拿着枪朝着自己走来,她顿时又慌了,尤其看着何殊那一双冰冷冷的眼睛,她顿时感觉心沉到了骨子里,满心慌乱之下,她根本毫无所思,但是她不知何来的反应,突然想打一打感情牌。

    所以这个瞬间,她突然大喊,“可你记得啊,你记得说明我们有关系...我...我是你的女人!你要杀你的女人吗?”

    不想何殊举着枪,直接将抱枕抵在枪口,然后他将抱枕压在武薇的头上,“你心跳很快,你在说谎,你连我名字都不记得...”

    武薇顿时只感觉浑身僵硬,也不知是不是何殊给她吓到,她呼吸停止,就这么瞪着眼看向何殊,似乎眼里充满了恐惧与不甘。

    而何殊双眼更是冷冰冰,那一双湛蓝的眼睛就像兽瞳,注视着面前毫无任何反应的幼兽。

    “那你开枪好了...”武薇低着脸不敢看何殊,“反正你连自己唯一记得的人都杀。”

    话语这般,武薇心跳却是嘭嘭嘭跳个不停。

    不过加上一天一夜的坐‘老虎凳’,又被审讯了一天,再被何殊这么惊悚一吓,所以武薇的身体突然在这一刻死机,她身体脆弱的晃动着,然后就这么垂倒了下去。

    却是直接昏睡过去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何殊吓晕的。

    但是她身体直接靠在了何殊身上,双手无力的朝着地面垂下。

    “...”

    何殊呆呆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武薇许久,这才转着眼收起枪。

    他抱起武薇,将武薇放在床上,并为她盖上被子。

    接着,他又坐回沙发上,一脸茫然的看着床上颇有鼾声的武薇。

    他听得到现在武薇的心跳很是平稳,只是何殊再也听不出什么来了。

    而床上的小美人兔玩偶眼睛弯弯的看着他,似乎陪着他一起走神一般。

    就这么走神许久,他又起身关了灯,然后重新坐回沙发上。

    这个房间又黑了下来,而黑暗的环境里,何殊似乎才更有安全感。

    不过,他似乎连自己的能力也忘记了。

    对于一些人来说,黄昏与清晨不过扭腰一瞬间,喜欢与厌恶就像往杯里不断倒着的酒,随着夜色再次降临,武薇口干舌燥的微微转醒。

    才醒来的瞬间,她的身体就是一跳一抽,第一眼看向沙发上,可惜她又看见何殊人影,于是她尖锐着失声大喊,“你怎么还在啊!”

    “...”这时何殊抬起了头,他的双眼透过暗暗光影,能够很清楚的看清武薇的脸,甚至能看清武薇长长的睫毛。

    但是他似乎看不清很多东西。

    他声音清淡的说道,“我不知道去哪里。”

    这算是什么回答,武薇并不能理解,她咬着牙微微一愣,顿时知晓何殊该去哪里了,所以她故作随意的起身开灯,尽量让自己自然一点,也尽量不去刺激何殊,而是拿着手机走向一侧卫生间,“那你...先待着,我去个卫生间...”

    说完,她就赶忙朝着卫生间走去,她走进卫生间后赶忙锁了门,然后取着手机想要拨通什么...

    或许是报警电话,或许是...

    但是她抽了抽脸,一想到何殊的变态听力,她又咬着牙收回手机,无奈的走出了卫生间。

    最终她还是没敢冒险,等大哥哥来救她,或许她早就吃花生了。

    于是武薇走出卫生间,就这么定定的看着何殊,一脸复杂的问道,“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没有。”何殊脸色板板的看着武薇,“我还记得你不是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