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陆少的离婚罪妻 > 第二百一十一章一场算计,一场空3

第二百一十一章一场算计,一场空3

    贺临洲看着那个背影,头一次觉出些心涩来,也不知道是为谁。

    这就是当初陆母的一腔算计?结果,是报复到了她想报复的人,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结果,就是她想要的吗?

    这就是陆靳寒当初算计来的婚姻和爱情?到了现在,因为他的猜忌,又还剩下些什么呢?一腔空洞和一个恨不得他死的女人。可这个结果,到底又该怪谁呢?

    这就是陆瑶千方百计的折腾算计来的结果?害了那么多人,所有人都于地狱周边辗转,每一个人都得不到好的结局,包括她自己,改头换面,丢掉从前的一切,可是又得到了什么呢?

    算起来,这些人啊,都是名副其实的疯子。

    也是执念误人,但凡有一方不那么执着,但凡对爱着的人多一点信任,但凡能活的通透一些,该放下的就放下一些,还会有现在这个局面吗?

    贺临洲深呼吸了一口气,那么,他和他的乔安呢……他也是不肯放手的人。

    他等了七年了,这七年,看似平淡寻常,看似无悲无喜,可只有当真正看到那个女人的时候,他才能感觉到自己是活着的。

    所以贺临洲是能理解陆靳寒的那种想法的。

    有些人,即便知道生硬的绑在一起,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可是,让他就这么放弃,又何其心疼,何其不舍啊。

    说起来,其实都是自私。别人的死活关他们什么干系?只要他们自己满足了不就好了吗?

    何况,一辈子的时间呢。

    孤独终老未免太不划算,不如就和那个女人纠缠到死吧。是啊,这就是他的理念了,就是两个人相互折磨,也胜过他一个人的孤独终老,前半生的错,赎不赎罪无所谓啊,反正不能再失去她了。

    他和陆靳寒,其实是一种人吧。

    想着,贺临洲心口发酸,嘴上却笑了出来,只感觉今天的风都带着苦涩,还有刺骨的冷,男人摇了摇头,颇为无奈,“老陆啊老陆,看来我是帮不了你了,夏今惜,比我想象中的心硬。”

    所以,他连带着对自己和顾乔安都少了些信心。

    论心肠硬,顾乔安也是名不虚传的,以前他仗着她爱他,可是现在,她对他还有几分爱在其中?

    望了望天,贺临洲拿出了手机,他本来已经打了一段话,想要发信息给陆靳寒的,顺便将刚才的事简略的说一遍,再讲讲夏今惜是如何的心硬,说不定还会怎么样报复他呢,可打到一半,他又将打好的字全都删除了。

    何必呢,陆靳寒那么聪明的人,他能不知道现在的夏今惜对他是个什么心路么?都是明白人,只是有人愿意装傻而已。

    那四枪啊,是真正的鲜血淋漓,可是陆靳寒不照样没被打醒么。

    “算了,我这个泥菩萨,就不再多操心你的事了。”

    贺临洲眼睛微微发涩,最后还是收了手机,只是一回头,迎面却走来一个人,头上带着鸭舌帽,面上是黑色的口罩,整个人包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深沉的眼睛出来,径直的越过了他。

    然而贺临洲只是皱了皱眉,觉得这人形象有些奇怪,不过也没有多想,而是直接上了车,扬长而去。

    殊不知那男人就在贺临洲走后,直接摘下了口罩,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来,面上深沉而诡异,鸭舌帽下,是一头黄发。

    一转身,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黄毛立马接起,面上泛着笑意,

    “嫣儿,你再等等,我马上过来,看见了一个熟人。”

    “不是他们,别多想,你答应过我,不复仇的。”

    不知道那头讲了些什么,黄毛又变换了神色,犹豫了许久,直到那头的女音很不耐烦,再到歇斯底里,黄毛才轻咽喉咙,声带哑意,“好,那你想做什么,我都帮你。”

    挂掉电话,黄毛收起了脸上所有的神色,眸中有些复杂。

    其实从他再一次把人救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有些人啊,注定是劫。

    他没什么文化,却知道有一个词叫“助纣为虐”,也有一个词,叫“心甘情愿。”

    有人天生注定会设局,而有人,入了局,就再也走不出来了。

    黄毛难得的叹了一口气,“嗤,林嫣啊,你还是要把我拖下水,算了,老子上辈子欠你的。”

    男人再往之前夏今惜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戴上了鸭舌帽,庆幸他刚才没说他看到了这个人。否则,还不知道她要怎么发疯呢。

    都是疯子,已经疯透了。

    ……

    陆氏集团。

    陆靳寒一脸阴蛰,盯着手机上被放大的照片,俊气的眉头里戾气横生,如何都收敛不住。

    “为什么,为什么?惜惜,你为什么就那么不听话呢?”

    他低下头去,照片下面赫然是一段文字,“陆先生,夫人已经离开,那个男人是之前大少的主治医师,因为隔得太远,听不到两个人在说什么,但是夫人似乎很伤心。”

    陆司璟的主治医师?夏今惜见他做什么?陆靳寒紧紧锁着眉头,都已经死了那么久的人了,还在念着那个人吗?

    陆司璟,就那么重要了吗?

    “呵,惜惜啊惜惜,你到底求的是什么?你就那么放不下他么?你千方百计的躲开我,就是去见这个人?”

    “惜惜,你怎么能……”明知道他已经嫉妒的发狂了,怎么还这么一点儿都不知道收敛呢?

    可是,是啊,陆司璟葬身在婚礼上,在最美好的那个时候,谁知道夏今惜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陆靳寒手一用力,手机屏幕有微弱的裂开痕迹。只是男人面上已经收敛了所有的狂风暴雨,唯剩下眼眶的点点红色。

    陆司璟……陆靳寒知道自己是不该计较这些的,他有什么资格呢。在夏今惜那段最灰暗的时光里,都是陆司璟陪在她的身边,那些机会,不都是他给陆司璟制造的么,呵。

    而夏今惜的“灰暗”,却又都与自己又关。孰轻孰重,谁亲谁疏,是个人都能分的清。